韓稱實現芯片材料自給,日媒:騙人

當日本兩年前對向韓國出口半導體材料實施更嚴格的控制后,這震動了兩國的供應鏈,并讓首爾意識到過度依賴日本產品會帶來風險。韓國因此開始推動在高科技芯片材料方面實現自給自足。


但到目前為止,韓國減少對日本制造材料依賴的努力并沒有像政府所說的那樣取得進展,貿易統計數據顯示了經濟的相互依存性。


在7月2日舉行的紀念韓國對日本“不公平”出口管制作出回應兩周年的活動上,韓國總統文在寅表示,韓國在高科技材料方面已變得更加自給自足。他還將突然實施的限制稱為“突然襲擊”。


文在寅在八分鐘的演講中強調,韓國已經成功地減少了對日本的三種高科技半導體材料的依賴——氟化氫和 EUV(極紫外)光刻膠,兩者都用于制造電路,以及氟化聚酰亞胺,用于智能手機的有機發光二極管面板。


2019 年 7 月,日本加強了對韓國出口這些材料的控制,要求它們在發貨前接受單獨的檢查。



根據韓國國際貿易協會的數據,2018年韓國從日本進口的氟化氫為6685萬美元,但在2019年7月大幅下降,2020年達到937萬美元。2020年日本產品占進口總額的份額下降到13%, 2018 年為 42%。


正如文在寅所說,韓國對日本氟化氫的依賴已經下降。日本的 Stella Chemifa 和 Morita Chemical Industries 的出口下降,因為大多數日本制造的氟化氫已被三星電子部分擁有的 Soulbrain 和 SK Materials 等公司的國內產品所取代。


該國從日本進口的 EUV 光刻膠也有所下降,因為自 2019 年 7 月以來,他們從比利時的進口額增長了十倍以上。


一位韓國政府官員表示:“由于從比利時進口的產品不斷增加,我們對日本的 [EUV 光刻膠] 依賴程度有所降低。”


但這個數字有點騙人:因為這些光刻膠是由日本材料制造商 JSR 的比利時子公司制造的。


這樣看起來,韓國去年從日本進口的光刻膠整體實際增長 22% 至 3.2829 億美元,然后在 2021 年前六個月同比增長 3%。日本產品仍占進口總額的 80% 以上。


從氟化聚酰亞胺的數量可以看出首爾的說法與現實之間的最大差距。韓國政府表示,該國已采用“ultrathin glass”作為日本產品的替代品,將從日本的進口減少到“幾乎為零”。


三星在其可折疊智能手機中使用ultrathin glass,但據當地一家證券公司稱,在該公司 2020 年近 3 億部智能手機出貨量中,可折疊機型占 440 萬部,略高于總數的 1%。許多智能手機仍然使用氟化聚酰亞胺。


今年前六個月,韓國從日本進口的氟化聚酰亞胺同比增長 15%,達到 4430 萬美元,日本產品的份額或多或少沒有變化。


雖然文在寅強調,過去兩年韓國對日本100個核心項目的依賴從31.4%下降到24.9%,但首爾并未透露這100個核心項目是什么。一位政府官員表示,這份名單是“國家機密”。


韓國最大的貿易逆差是對日本;它甚至超過了石油出口國沙特阿拉伯。由于芯片制造設備進口增加,該國與日本的貿易逆差在 2020 年擴大了 9%,達到 209 億美元,今年前六個月擴大了 31%。


這些統計數據表明,韓國對日本產品的依賴并沒有發生太大變化,這與首爾的說法相反。盡管如此,該國仍可實現對日本進口的長期大幅減少。


由于規模龐大,韓國芯片制造商是比日本競爭對手更大的材料和設備買家。三星的芯片和顯示器年銷售額約為 900 億美元,而 SK 海力士和 LG Display 的年銷售額合計為 500 億美元。相比之下,日本最大的芯片制造商鎧俠控股的年銷售額約為 110 億美元。


東京的出口管制促使三星和其他韓國芯片制造商意識到供應鏈中斷的風險。為了保持生產線的暢通,韓國芯片制造商要求日本供應商提高在韓國的產量。作為回應,東京 Ohka Kogyo 和大金工業等公司已開始采取行動擴大在該國的生產。這些舉措可能導致日本的去工業化和失業。





此外,三星旗下的設備制造商已經開始開發和生產日本公司擅長的芯片制造設備,如涂布機和蝕刻設備。此外,SK 海力士和 LG Display 的附屬公司正在利用政府補貼推動研發高科技材料,助力國內供應商成長。


日本政府似乎很少關注這些事態發展。日本經濟產業省在6月份編制的一份報告中幾乎沒有表現出危機感,只是承認對日本芯片制造設備和材料行業的空心化存在一些擔憂。


“該部不知道兩年前日本實施出口管制的真正后果,”日本一家領先芯片材料制造商的高管表示。


多年來,日本向韓國提供材料和設備,韓國生產成品,包括芯片、顯示器、智能手機和電視。這種互利的分工仍然存在,但如果日本繼續其政治爭端,同時忽視其鄰國正在進行的結構性變革,其公司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在韓國最高法院于 2018 年 10 月下令日本新日鐵賠償戰時勞工后,東京和首爾之間的互不信任加深。


日本于次年實施出口限制。東京將其描述為“對出口管理進行更嚴格的控制”。首爾稱其為“貿易限制”。


日本還堅稱,出于安全考慮,必須制定新規則。韓國也將其解讀為對其核心產業的攻擊和對戰時勞工統治的報復。


日本推出限制措施后不久,當時的貿易大臣世耕弘成表示,“韓國最近[關于戰時勞工和其他問題]的舉動破壞了兩國之間多年的信任和友好關系。”


兩國領導人不愿改變看法,未能縮小分歧。


日本宣布限制措施后不久,韓國開始抵制日本產品。然后在 2019 年 8 月,首爾表示將終止與日本的軍事情報共享協議,正式名稱為《軍事信息總安全協議》。一個月后,韓國向世界貿易組織提出申訴。前“慰安婦”的賠償問題進一步阻礙了兩國關系。


改善關系的努力尚未取得成果。文在寅為參加7月23日東京奧運會開幕式而訪問日本的計劃沒有實現。一位韓國政府高級官員表示,初步討論確實取得了進展,但兩國仍無法就舉行峰會達成一致。


韓國定于3月舉行總統選舉。這次選舉可能成為兩國半導體供應鏈的一個重大轉折點。如果下一屆政府延續文在寅在高科技材料方面的自給自足政策,韓國公司可以使用五年的政府補貼來磨練他們的技術。


在韓國,每次新總統上任時,政府政策都會發生重大變化。日本芯片制造商正在密切關注文在寅的繼任者是否會繼續總統對日本的強硬立場以及他在韓國制造的高科技材料。




文章轉載自微信公眾號:DT新材料

  • 電 話:13842610026
  • EMAIL:wangqianyu@126.com
  • 地 址:大連市金州區站前街道吳家村
Copyright ?大連虹冠錦江機械設備有限公司 遼ICP備2020015925號-1  技術支持:逐日科技
返回頂部
13842610026
伊人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缴缴情,中文字幕第一页,成 人 网 站 在 线 观看,我的巨臀人肉坐便器老师